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家庭情感 > 正文
老公開車小叔在后要我的往事,小叔快抽出來太痛了,大叔把我底下塞得滿滿的
更新時間:2019-06-17 11:30:10  點擊次數:

老公開車小叔在后要我的往事,小叔快抽出來太痛了,大叔把我底下塞得滿滿的

題記:老公開車小叔在后要我的往事,小叔快抽出來太痛了,大叔把我底下塞得滿滿的

  6月16日早上,伴隨著山下的冷風,七驢友穿越大雪塘事件中重慶遇難者“江城子”的遺體被搜救隊送下山。

  6月13日,從重慶來到汶川縣臥龍鎮焦急等待的親人,也終于見到了遇難者的遺體。

  七人同行,為何“江城子”一人遇難?

臥龍6驢友收罰單

  “江城子”此次遇難前封頂的照片

  講述——

  警方結論:遇難者6月11日意外跌落致死

  通過家屬同意與當地派出所溝通,上游新聞記者拿到了這樣一份死亡情況說明,其中寫道:“2019年6月11日15時至16時期間,死者XXX在徒步翻越四川省汶川縣臥龍鎮大雪塘埡口(小地名:海拔4806M)時,意外跌落致使死亡。”

  據了解,當地派出所民警通過事發地痕跡、同行驢友的口供以及各類訊息證據作出了如上結論,遇難者家屬目前也表示沒有異議。

  回憶——

  從意外事件到網絡“風波”

  “她是個細心,并且每次也會做好充分準備的人,我們想不到她會發生這樣的意外。”遇難者的家屬回憶,通過提前的準備與考慮,“江城子”在6月6日開始了這次旅途。

  然而,沒有人想到在6月11日的樊斕途中,大雪塘埡口突發大風與雪雹,當日下午“江城子”與隊伍失聯遇難。

  “6月12日早上,隊伍清點人數時,發現她不見了,通過不斷尋找,幾小時后在附近發現其遇難。”同行的驢友告訴上游新聞記者,大家發現意外出現后,遂找到有信號的地方,通知遇難者家屬并給當地派出所報案。

  6月13日上午11時許,遇難者家屬從重慶趕到臥龍當地派出所,并與當地派出所溝通組織了一支由18人組成的緊急搜救隊進入事發地搜救并調查死亡原因。

臥龍6驢友收罰單

  遇難者家屬找到上游新聞記者述說情況

  然后,令遇難者家屬沒想到的是,搜救隊伍剛進山,網絡上鋪天蓋地的輿論與報道便蜂擁而至,“我們不想事情沒搞清楚的時候,網絡上就眾說紛談,各種無據的說法太多了。

  同樣的問題也讓當地派出所為難,派出所一名相關負責人表示,”網絡妄斷事實真相,由于遇難者是第二次來到這里翻越,部分新聞媒體不知道從哪里翻來之前的照片充當這次意外的現場,各種問題,讓我們的工作也陷入了‘新聞綁架’,事情都還沒有定性.,最終的調查結果也沒有出來,媒體和網絡的言論就已經讓我們工作開展受到了干擾。“

  再到后來,遇難者的遺體于6月16日早上被搜救隊伍帶出山,隨后家屬將其送往殯儀館進行后事,這場意外遇難事件已然發酵為網絡”風波“。

  轉折——

  驢友道出三年前一次穿越真相:”不知者勿談,希望還逝者安息。“

  網絡”風波“最終走向如何?為何七名驢友唯”江城子“遇難?在6月15日晚上,同行的另外一名女驢友找到上游新聞記者,水旜了答案。

  ”她永遠是走在隊伍最前方的人,我們這個圈子里認識她的人都知道,因為她會為我們開路,給我們指引最安全的道路。“這名女驢友說,6月11日下午突發大風與暴雨,自己和另一名隊友由于體力不支,落后于前面的隊伍,本來走在前面的”江城子“又調回頭來接應兩人。

臥龍6驢友收罰單

  同行另一名女驢友澄清早前不實報道與網絡謠言

  ”我們頂著暴風雨翻越埡口,當時‘江城子’想給我們找一條安全的近路,就走在了我們落后幾個人的前面,當時我呼喊她,她還回應了我的。到后來,我們后面的人以為她又去了前面,前面的人以后她在后面,分兩批人扎營,意外就在那段時間發生了。“

  這名女驢友表示,自己其實和”江城子“是認識五年多的朋友了,不管是旅途中還是生活中,”江城子“都會像個大姐姐一樣幫助大家。

  ”讓我感到難過的是,今天(6月15)日早上,我看到當地某媒體一篇關于事件的報道,深挖遇難者的各種過往,其中很多都存在偏差并且沒有依據。“該女驢友說,報道中暗指遇難者在2016年10月,穿越鰲太時帶走隊友并且拿走其帳篷,完全無憑無據并扭曲事實。

本站文章均來自互聯網,本站不代表其真實性,若發現本站有侵權文章,請郵件至:[email protected] 本站將在第一時間刪除相關信息,歡迎監督。
關于我們 | 廣告服務| 版權投訴 | 聯系我們 | 公益活動 | 網站導航
Copyright @ 2016 汕頭城市網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3d预测爱彩网